Xiangban Chuangke
乡伴创客

乡创视角|陈珂:城市中的乡村——“农业城市”的探索
引进新农业模式,城田合一


      2016年6月25日的乡伴创客大会暨首届乡创私董会已圆满落幕,议题广泛,干货满满。乡创精英就乡村产业模式创新、乡村项目孵化落地、乡村人才培养输出等问题进行系统思考、深度汇谈,以结果为导向,以行动为宣言,使集体智慧落到实处。虽然没有现场参与,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这里看到他们谈论产出的思想和成果。 

乡创视角系列为乡伴创客大会暨首届乡创私董会产出
由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跟进报道
陈珂   HOK 公司规划总监
本文关键词
回归自然   可持续发展  新农业模式
城乡融合  农业城市  景观农业 互联网农业
正文内容 3999 字|建议阅读时间 7 分钟


*以下内容根据陈珂先生在6月25日乡伴创客大会的分享整理*
【上期回顾】乡创视角|彭锐:科技助推文创,文创点亮乡村

—引言—

       今天我将从城市的角度讲乡村的建设,城市和乡村是并行的,没有城市就没有乡村,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城市和乡村是合力的一个过程。城市和乡村怎么融合将来是一个很大的课题。特别是在我们中国城市化进程当中,从八十年代到2030年的规划,从城镇化30%到70%这样的变化是一个很大的跨越,特别是今天城镇化可能达到50%,在过去二三十年的城镇化过程当中,我们有了20%的增量,接下来还会有20%增量,接下来的20%其实是和前面完全不一样的,它的规模更大,对我们的挑战也更大。

       过去的二十年当中,城市的无限化扩张带来很多的问题,未来20%的城市化发展是不是还沿用原来的老路,现在各方面有很多的探讨和探索。从以前“田园城市”的梦想,到今天的“农业城市”,为什么我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从“田园城市”到“农业城市”—

       其实一百年前就进行了这样的课题探讨。一百年前英国人霍华德在著作《明日之田园城市》中论述了乡村和城市的关系,他提出把乡村和城市的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使农业、农村溶解于都市之中。这在当时是种乌托邦式的梦想。

       中国很多城市其实都是按照美国凯文.林奇的理论建造的,他也提出城市和有人居住的乡村始终是一个整体。但是在我们的城市进程当中没有把握好这样一个机会。2009年国际上有个最新的思潮,安德雷斯·杜安尼 (Andres Duany)提出农业城市主义理论。这和早期“田园城市”的思路有很大不同,它既有理论,也有方法和一系列可以落地的策略,尺度可大可小从盆景到几公里范围大的农业社区,目的是营造可耕作的社区。这在全世界已经进行了很多的实践。

     “田园城市”是一个愿景,而“农业城市”是要把农业真正融入到生活中的体验,也就是现在的乡创,希望把乡村的场景和城市进行结合,而下一步是要把农业变成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这个理论基础上,世界上很多城市进行了一些探索,其中一个比较有名和成功的是鹿特丹,它对农业的植入是借助现有的城市空间,如屋顶花园、阳台,将可再生的农业融入到城市的中间,打造“可食的鹿特丹”。

       波特兰市位列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宜居城市的前三名,它最大的特点是把农业有机地融入城市当中。农业用地是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可以是公园、景观的一部分,强调本地的食物和城市空间的有机结合。

       在亚洲,尤其是日本,农业和城市的结合做的很多也很先进。在华人世界中,台湾在这方面做的是比较领先的,它的特点是有很多的成规模的城市农业,比如有名的大溪地花海农场以及清境农场这样参与性的农业植入。主要有三个大的类型:一是观光农园,浅度的体验,二是休闲农场,深度的体验,三是市民农园,是中国很多人在探索的未来,也就是互联网农业。市民农园鼓励市民真正参与到农业的生产当中,可以是直接参与也可以通过互联网远程租聘。这三种形式对我们城市的发展有很多的启发。

—上海崇明岛大爱城——回归自然的养生社区—

       这些在我们HOK的城市方案打造的时候是一个灵感元素。第一个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我们HOK的方案是上海崇明岛的大爱城。它是一个三平方公里的以养生、医疗、康健为主题的社区,为上海居民提供一个第二居所和养老的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