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gban Chuangke
乡伴创客

乡创视角|陈珂:城市中的乡村——“农业城市”的探索
引进新农业模式,城田合一


      2016年6月25日的乡伴创客大会暨首届乡创私董会已圆满落幕,议题广泛,干货满满。乡创精英就乡村产业模式创新、乡村项目孵化落地、乡村人才培养输出等问题进行系统思考、深度汇谈,以结果为导向,以行动为宣言,使集体智慧落到实处。虽然没有现场参与,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这里看到他们谈论产出的思想和成果。 

乡创视角系列为乡伴创客大会暨首届乡创私董会产出
由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跟进报道
陈珂   HOK 公司规划总监
本文关键词
回归自然   可持续发展  新农业模式
城乡融合  农业城市  景观农业 互联网农业
正文内容 3999 字|建议阅读时间 7 分钟


*以下内容根据陈珂先生在6月25日乡伴创客大会的分享整理*
【上期回顾】乡创视角|彭锐:科技助推文创,文创点亮乡村

—引言—

       今天我将从城市的角度讲乡村的建设,城市和乡村是并行的,没有城市就没有乡村,中国的发展进程中城市和乡村是合力的一个过程。城市和乡村怎么融合将来是一个很大的课题。特别是在我们中国城市化进程当中,从八十年代到2030年的规划,从城镇化30%到70%这样的变化是一个很大的跨越,特别是今天城镇化可能达到50%,在过去二三十年的城镇化过程当中,我们有了20%的增量,接下来还会有20%增量,接下来的20%其实是和前面完全不一样的,它的规模更大,对我们的挑战也更大。

       过去的二十年当中,城市的无限化扩张带来很多的问题,未来20%的城市化发展是不是还沿用原来的老路,现在各方面有很多的探讨和探索。从以前“田园城市”的梦想,到今天的“农业城市”,为什么我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从“田园城市”到“农业城市”—

       其实一百年前就进行了这样的课题探讨。一百年前英国人霍华德在著作《明日之田园城市》中论述了乡村和城市的关系,他提出把乡村和城市的作为一个整体看待,使农业、农村溶解于都市之中。这在当时是种乌托邦式的梦想。

       中国很多城市其实都是按照美国凯文.林奇的理论建造的,他也提出城市和有人居住的乡村始终是一个整体。但是在我们的城市进程当中没有把握好这样一个机会。2009年国际上有个最新的思潮,安德雷斯·杜安尼 (Andres Duany)提出农业城市主义理论。这和早期“田园城市”的思路有很大不同,它既有理论,也有方法和一系列可以落地的策略,尺度可大可小从盆景到几公里范围大的农业社区,目的是营造可耕作的社区。这在全世界已经进行了很多的实践。

     “田园城市”是一个愿景,而“农业城市”是要把农业真正融入到生活中的体验,也就是现在的乡创,希望把乡村的场景和城市进行结合,而下一步是要把农业变成我们的一种生活方式。

       在这个理论基础上,世界上很多城市进行了一些探索,其中一个比较有名和成功的是鹿特丹,它对农业的植入是借助现有的城市空间,如屋顶花园、阳台,将可再生的农业融入到城市的中间,打造“可食的鹿特丹”。

       波特兰市位列美国乃至全世界最宜居城市的前三名,它最大的特点是把农业有机地融入城市当中。农业用地是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可以是公园、景观的一部分,强调本地的食物和城市空间的有机结合。

       在亚洲,尤其是日本,农业和城市的结合做的很多也很先进。在华人世界中,台湾在这方面做的是比较领先的,它的特点是有很多的成规模的城市农业,比如有名的大溪地花海农场以及清境农场这样参与性的农业植入。主要有三个大的类型:一是观光农园,浅度的体验,二是休闲农场,深度的体验,三是市民农园,是中国很多人在探索的未来,也就是互联网农业。市民农园鼓励市民真正参与到农业的生产当中,可以是直接参与也可以通过互联网远程租聘。这三种形式对我们城市的发展有很多的启发。

—上海崇明岛大爱城——回归自然的养生社区—

       这些在我们HOK的城市方案打造的时候是一个灵感元素。第一个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我们HOK的方案是上海崇明岛的大爱城。它是一个三平方公里的以养生、医疗、康健为主题的社区,为上海居民提供一个第二居所和养老的社区。

       崇明岛在古代有“东海瀛洲”之名。瀛洲本是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地方,但在明代,因为崇明岛离南京很近,所以朱元璋把崇明岛作为瀛洲,也就是传说中的海上仙山。我们怎样把这样一个“有仙气的地方”在规划当中和城市的文化作对接呢?我们引用了陶渊明《归田园居》的意境。里面有三句诗。“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是说生来生性是很单纯自然的,孩童都喜欢在田园里捞鱼、捉虫子等活动,这是人性很自然原本的出发点。“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就是说我们都需要在职场上拼搏,在这三十年中我们疲于奔命。然后最终人的本性还是要“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就是说我们修身归田的渴望。那我们怎样将这种回归自然的渴望与基地相结合?首先崇明岛远离城市,与上海一江之隔,再者它有丰富的水源和地理地貌,第三它有着宜居的环境,是上海周边最长寿的一个地方。

       所以在这个部分就讲回归自然的诉求和我们的基地怎样进行很好的衔接。首先借助心理学一些最基本的理念,马斯洛的需求理念,分六个层次,下面是一般对健康的描述,是金字塔形的,最下方的需求是生理,然后是心理,最高层的是精神。但在我们的规划当中更走进一步,因为现代人追求的不光是健康,更重要的是幸福,把金字塔形的上部放大成梯形,也就是说人对精神的追求远远大于马斯洛需求最基本原理。我们把这六个层级转化为六大元素,由下向上:元气、心绪、颐养、情怀、心智、求索。

       我们如何把这六大概念在规划中落地?元气就是打造生态健康的环境,心绪就是不同的人不同年龄段互相的促进,颐养就是打造良好的有文化的场景,情怀就是传统家庭的融合,心智就是和自然的互动,求索就是要形成一个文化。这六个元素都和传统的农业有很好的联系。比如说打造生态的环境,我们需要农业的出发点,全民的互动,我们看传统的农庄都是全家男女老少一起去耕作,颐养。

       所以在项目当中,很重要的一个设计元素是引入了新农业的模式。和中科院一起合作,他们提出了通过农业的三个关联以满足我们这六个层级的需求,即是溯源、参与、增值。溯源:结合打造有机的环境,参与:提高心绪完善的良好互动,增值:增加文化和土地的价值。

       在这三平方公里的基地里,北边是长江,南边是现有的农田,甲方给我们很好的条件允许我们在南边做五百亩到六百亩的农田,作为项目的组织空间和农业的对接。在农业的规划中,我们有意识的分成两个不同层级,第一个是生产农田,保障农田原汁原味的发展,同时保留一些活力农田,即和生活结合的,比如体验性的农田。红色的部分是一些跟农业体验相关的商业。

       在这当中,我们关注田园、商业和活动的界面的对接。比如对农业入口景观的打造,然后水景农业和园居之间的一些交接,公园以及主题农场的结合。

       因为农业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污染,在这里有机农业是我们的重中之重,对农业的引入也带来城市对可持续发展的需求。比如从生产到消费到废物利用的循环,带来可持续理念在规划当中的引入。食物生态链的技术上的要求,特别是废物、能源的再利用再造,对城市规划有一定的需求。

       通过有机农田和城市的结合,又回归了中国本土的文化,特别是中国农历文化的强化。因为现在的大棚没有时节性,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番茄,但是有机农业是和四季结合的,强化中国农业中二十四节气的文化精髓。

       同时,我们规划当中也考虑到四季不同的种植,而不是一个农田永远种同样的品种,因为它对土地的要求不一样,所以我们进行了不同季节的替换,来提高土地的营养价值。

       这是我们对城市居住空间的一个探索。

—海南生态智慧新城—

       接下来分享的案例是我们在海南生态智慧新城的项目的探索。这是一个十四平方公里的项目,其中七平方公里核心区域是微城市的打造。海南仅有两个以互联网+为主题的城市,最终的目的是吸引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入驻,如腾讯、小米等在此建立创意、培训基地。在这个任务当中,腾讯提出了一个要求,打造腾讯生态村。接到这个课题以后,我们对原住的村庄进行了一些研究,比如基地里比较原生态的村庄都有五百米的生活圈,也是我们传统农业生活的方式,日出晚归的圈层。在这个聚落里,家庭很好的融入,形成了聚落空间的精神。在这当中,我们受到了启发,汲取灵感,提出“壹里壹聚落,壹舍壹方田”的设计理念。它最重要的运用,一里即是传统的五百米,在一里之内会形成五分钟的步行圈,里与里之间的农田会形成十五分钟的生活圈。这也是腾讯生态圈给我们提出的要求,以步行为先导,增加和鼓励人在步行中的互动。“壹舍壹方田”是要打造一个差异化的,和腾讯在广州、深圳不同的一个园区,在这个园区中要回归郊野的风光,打造非常有特点的生态圈。所以在这个方案中,我们有意识的保留一些现有的农田、果园、林地,通过这些生产性农田的融入,提高对田园景观的记忆,同时提高土地的价值,强化生态村的概念。从意向图可以看出,田园和办公区互动,在办公区中保留一些果园、小的农田作为景观用地。

       所以在这个项目中我们提出的策略是有机农业,循环农业的融入,从城市规划中的解释就是打造无害绿色的良好环境。第二个是提高城市的活力,融入旅游的资源,如观光农业、社区结合农业,以及家庭亲子一系列的活动,在这样一个产城一体的空间中能充分体验。最重要的一点是景观农业,将农业作为区域中最重要的景观资源。

       景观资源中,首先是农业景观的界面。不是把入口直接放在田园里,而是安排一些景观过渡,同时靠近步行区的地方也做一些展示,植入教育农田。最重要的是园居农业界面,就是居住和田园间的互动,特别是农业带来的污染、味道,都是规划要考虑的问题。然后是城田一体的界面,城市和田园的结合,特别是精品酒店,田作为它的前景、后花园带来它的特点。接着是公园,也融入一些花海等景观的界面。再者就是和主题(如亲子)等有关的一些活动。

       这个项目当中和一般的微城市做法不一样,在最中心的创客体验镇进行场所的打造,有机植入改造原有的村庄形成微城市的中心。在场所的打造中要植入“软件”,也就是一系列的活动,带来场景的活力。如生态餐厅、瑜伽静修馆等,和互联网白领相关的创意。有原生态的民宿,民宿是原来的原住民现在转变成产业工人的一个居住地,平时也可作为旅游的一个项目。也就是说,通过规划,把原住民和新的高科技产业园进行有机的结合。

       所以,农业在新的城市发展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元素,特别是中华文化来自于农业,我们以农立国,以田为兴。所以所有的城市发展,比如我们的食物、四合院、先农坛的城市概念都是和田是分不开的。

       田是中华文化根深蒂固的核心,田不仅在大地上,更在中国人的心中。今后在城市规划当中,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和农业进行完美结合,增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谢谢!




乡创私董会
全国首个乡创产业私董会,是一种全新的乡村投资者与创业家学习模式。它将成为乡建群体的依托平台与支持背景,打造乡创产业的全新联盟模式。
乡创私董会将突破传统,集结由乡建不可或缺的五种力量,由政府、投资人、专业人士、创业者和原住民的代表组成,邀请特定领域的知名学者或专家参与。
乡创私董成员以“身份共鸣、非利益冲突、私密性”为基本原则。
* 乡创私董会每次一地,不定期的走访待开发的乡镇;
* 对接政府部门,结合当地的人文和产业资源;
* 探讨乡村发展战略、乡创行业模式和落地项目,同步链接资本和企业;
* 凭借不同圈层的价值连接和耦合,实现多样化维度的高端资源聚拢与整合;为各种类型的乡创项目轻松破解瓶颈,推动乡村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圈。


特别感谢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为乡伴创客大会及首届乡创私董会苏州树山活动的回顾及跟进报道!

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是目前亚太地区唯一一家专注于生态经济领域和地域大数据的专业研究咨询机构,希望以“人的连接”取代传统组织化咨询顾问模式,共同构成一个基于互联网精神的跨界合作群体,通过对亚太地区丰富多样的生态经济形态研究,以可持续、可共存的经济发展观,致力于成为亚太地区最优秀的生态经济智库。同时通过丰富的案例和基地实践,多维度构建出以块数据为理论基础、以县域经济为单位的地域大数据模型,运用于政府决策,社会治理及企业发展。





带你看看不一样的台湾




戳→环太湖站报名链接

多样化的课程设计

周边典型性民宿的实地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