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gban Chuangke
乡伴创客

乡创视角|彭锐:科技助推文创,文创点亮乡村
民宿+文创,会有什么样的火花呢?

      2016年6月25日的乡伴创客大会暨首届乡创私董会已圆满落幕,议题广泛,干货满满。乡创精英就乡村产业模式创新、乡村项目孵化落地、乡村人才培养输出等问题进行系统思考、深度汇谈,以结果为导向,以行动为宣言,使集体智慧落到实处。虽然没有现场参与,我们还是有机会在这里看到他们谈论产出的思想和成果。
 

乡创视角系列为乡伴创客大会暨首届乡创私董会产出
由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跟进报道


本文关键词
遗产保护  文化创意  文创产品  跨界创造
乡村建设 乡伴  原舍 人才回流 
正文内容 4760 字|建议阅读时间 8 分钟

*以下内容根据彭锐先生在6月25日乡伴创客大会的分享整理*

      我们来到树山其实已经很长时间了,在2010年左右,我们就开始在做树山的规划,那个时候,树山还没有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很多东西,无论是这条街,还是这些村都是比较原生的状态。今年,在我们做完规划实施的过程中,我们成功将朱胜萱老师的团队引入其中,大概是在四月份的时候,在我们一次聊天中,朱老师就跟我说针对树山做一个文创产品设计出来应该挺好玩的,于是,我们就一直做到现在。

{“小骚年”的前传}

|关于我们
      在做了很多年的规划之后,我终于跟王旭老师开始沟通,做规划、做建筑的人似乎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又正好在苏州这样一个历史文化名城,所以近些年来我们开始做另外一些事情,这些事情跟历史遗产保护有关,也跟规划有关,我们开始做这样一个概念——HIM,遗产信息模型。同时,我们确定了企业发展方向和自我定位:以数字技术为基础,以遗产保护为特色,以文化创意为导向,以跨界创造为信仰

      我们具体在做些什么呢?我们把一些文物的遗产实物,它可以是佛手、古董、牌坊、古建筑或者是一条古街,通过3D扫描的方式形成数据,进行3D的重构,最后通过一些技术,如3D打印技术、虚拟现实技术,形成最终的成果。简单的说,我们在做的事情就是通过现代科学技术的手段去做遗产保护


|关于树山
      这是一张树山的图纸,下面是大石山,西北方向是树山头,东北方向是鸡笼山,总的来说,整体格局就像一把太师椅,大石山是椅背,上面是两个扶手。这把太师椅的中间是一个山谷,一般的村子可能就种稻田,但是这里种了上千亩的梨花,所以这里叫做梨花温泉乡,就是这千亩梨花所在地。沿着大石山路总共串联了十个村子,叫做“十村珠嵌”。最北边有条溪流,叫做花溪,因为花溪,我们做了花坊。这个村子物产丰富,其中包括了“树山三宝”:碧螺春、杨梅、翠冠梨,除此之外,这里最大的资源就是温泉。

      在完成树山的规划之后,我们跟乡伴的团队结合城乡发展局等等做了一个协同创新的中心。同时,我们还做了一次国际会议,与会者包括了国际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及江苏省政府相关领导,成为首个在江苏乡村召开的国际乡村会议,此外,我们还针对教育在树山村召开了一个规划教育的研究会议。

|关于年兽
      其实树山村原本就有年兽的存在,它本来是在一个池塘里面,后来被打捞上来放在戈家坞,它其实就是古代用作守墓的,大约是来自明清时期。被打捞起来之后,当地村民并不知道该怎么去用它,就往村口随意摆放,在后来我们的规划中,建议将它作为树山村口的一个标志。

      受通安镇政府的委托,联合乡伴团队,通过上述一系列的数字技术对树山年兽进行了一系列的文创产品数字扫描、数字修复及开发。


{“小骚年”的正史}


      这是我们做文创产品的一个过程,跟普通流程很不一样,一般的文创产品相对比较轻盈,可能是一个充满创意的团队去采一次风,然后就去做相关的文创产品,可能更多的是二维的平面。而我们这次产品相对比较厚重,我们首先是通过第二步数据采集,生成云点之后我们开始进行模型的重构,重构完成之后我们通过3D打印的手段打印出来。正常的文创产品做开发一般是找一个民间的匠人或者是艺人,看着这样一个小年兽去捏,这个就对个人的造诣及时间都会有一定的要求,但是我们就在3D打印出来之后直接用逆向工程的方法进行开模定塑,这种一是比较准,二是非常快。从今年4月15日到现在能做出来这么多种产品类型主要就是运用了这样一种数字技术。最后,我们对产品进行了一个常规文创产品的包装以及衍生品的开发,这就是我们整个的过程。

      到目前为止,我们形成了四块核心的产品,第一是工艺礼品,第二是卡通公仔,第三是大师定制,第四是文物修复,当然,这只是我们的1.0版。

第一个工艺品——树山守系列。
      通过上述一系列加工过程就得到现在这样一个非常好的伴手礼,正好在我们开始做这个的时候,我们和金门大学、朝阳科技及台湾的四所大学在树山村做联合毕业设计,当时金门的同学带着金门的“小狮子”作为伴手礼送给了通安镇的书记,于是,书记就想能不能在树山也开发这样一个伴手礼。今年,树山守做出来之后,我将它也送给了金门的同学。


      这个伴手礼叫做“树山守 ”,在年兽的基础上将名字修改了一下,同时重新赋予了寓意。首先,我们重新整理了《长洲县志》对这个地区的记载及对年兽的记载,然后我们将原来的凶猛的“年”换成了“树山”,把“兽”换成了“守”,同时,我们强调了“守”文化,一是指祈福,二是指坚持,三是指准则,四是指责任。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努力,让这个伴手礼、工艺品有更多的用途,而不仅仅是一个政府的伴手礼。
 
第二个产品——倷好小骚年。
      就像前一个产品的青春版。我们的乡村对于年轻人来讲是比较陌生的,或者说是完全没有概念的,我们其实可以把它换种方式呈现,于是我们就设计出来另外一个二次元的形象,一个呆萌的小年兽。



      小年兽的中间像哆啦A梦一样有一个小口袋,上面是一个“守”字,一个小守神,我们将它命名为“倷好小骚年”,这是苏州话“你好小骚年”的意思。设计出这个卡通公仔的形象之后,我们第一个想法就是做成T恤,我们做了两款,一个是黑色款,一个白色款。其中我们在白色款上赋予了很多树山农产品及各种特色资源的形象。除此之外,我们还做了POLO衫系列,现在正在打样。T恤完成之后,我们很快就将它用到了一次国际乡村会议上,我们赞助了所有志愿者的服装,也通过志愿者将我们的产品带给国际国内所有的乡村规划建设者。

      除此之外,我们还做了公仔版的手提袋。这个不是普通的帆布包,我们在其中做了双层拉链,还将包做成了“亲子大礼包”,里面有亲子的POLO衫及一系列的公仔及食品等等,这个包目前还没有投入批量的生产。


      我们认为它应该更进一步贴近小朋友,于是,我们找到迪斯尼的代工厂商做了一个系列的毛绒公仔、小抱枕、小拖鞋、小睡衣等等,这些东西我们在前期试运营之后已经植入了一些,比如入住民宿的亲子家庭,可以通过赠送的方式获得这些小产品。由卡通公仔衍生的第四种产品就是手机壳,这些东西目前都已经出来了,正在慢慢形成自己的口碑。同时,我们做的这种二次元的卡通形象还与互联网发生联系,我们已经做出了小年兽卡通形象整套的表情包,并且已经在筹备上线工作,此外,我们还在探索一些APP的可能。我们还做出了黏土的公仔,我们准备通过它做一个定格的动画,一般的动画如果找一个专业的团队将其三维化,可能代价跟周期都比较大,而定格动画可能会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我们可以写一个脚本,描述下小骚年在树山各种各样的故事,它是怎么泡温泉的,它是怎么种杨梅的等等,可能对树山地区会有一个潜移默化的激活作用。

第三个产品——大师定制。
      目前,我们一共找了两位大师,一位是刺绣大师,周海云大师,他现在正在跟我们一同开发一些刺绣的产品,这个周海云大师跟朱老师联手开发了中国首家苏绣艺术酒店“云吹小筑”,他们每周三都会在苏州的诚品书店做一次刺绣的辅导,有很多年轻人和家庭都会参与。现在我们已经商量好,我们无偿提供小骚年的卡通形象,他们在诚品书店帮我们做推广,在今年下半年左右,大家就可以在苏州的诚品书店去绣一下小骚年,这也是对我们树山一个莫大的宣传。第二位大师就是季顺英大师,这是我们国家第一位巧克力工艺大师,现在我们联手开发出了小骚年形象的巧克力产品。为什么要做巧克力呢?这个想法跟我们做亲子大礼包的想法是一样的,在工艺品不太成熟的情况下,我们首先要炒热二次元产品,女孩和小朋友又是一个非常好的潜在消费群体,于是我们沿着这个思路就做了巧克力产品,目前已经开发了两款巧克力。虽然还没有投入量产,但是巧克力的形象以及后期的营销都已经完成。

//周海云大师”刺绣“定制版

第四个产品——文物修复。
      这是区别于前面年兽的一个兽头,之前老百姓就将它扔在一个垃圾箱旁边,其实它是很威武的,我们后来发现了它,并将它请回了协同创意中心,经过清扫及数字扫描之后,因为它只有一半了,我们还要进行考古,比如说耳朵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它究竟是怎样一个原型?我们请了苏大历史学的博导一起来研究这个事情。通过修复之后,它很快会成为我们最新的一款文创产品,跟“树山守”并列的一个文创产品,这个事情我们会一直跟踪做下去。


{“小骚年”的未来}
+树山

     小骚年对于树山村能做什么呢?首先它本身就是一个文化产品,之前做过几次展览,第一次是文创产品的孵化展,这一次是一个联展,在展示的过程中效果非常好。通过这样一些展览和会议,小骚年的形象开始红起来了,还上了《新华日报》的头版,此外《中国青年报》、《苏州日报》都在争相报道。


      在地方领导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将一个实体精品店做出来了。我们将一个原来放置自行车的地方用以前“云舍”拆下来的地板做成了简单的装修,然后将我们现在所有的产品都放进去。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像树山这片土地致敬,同时,我们也觉得放了这些之后增加了这条街的活力。

      第一步我们拥有了一个实体店,第二步就是我们的双创中心。双创中心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乡伴创客学院及乡伴树山建设指挥部,第二层是协同创新中心,准备做一个创客咖啡,这个事情前段时间已经和朱老师及开始吧联系沟通过,可能的话,我们将在近期推出一部众筹的片子。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不仅仅是筹到资金,而是扩大我们的影响,也让更多的人能够关注这件事情。

      除此之外,我们还开始进入树山的日常生活,比如推出了端午节卡通形象的朋友圈推送。同时,我们也在着手做 “树山守”的2.0版,因为采用的古法琉璃,我们开始让它可以亮起来,我们也在积极和云泉寺的方丈在谈,能不能赋予它更多更好的寓意。这些都是我们为树山,为这个村,这个地区可以持续做的一些事情。

+村民

      当然,我们认为仅仅这样做是不够的,我们的这些小年兽能不能为村民做点事情呢?于是,我们开始用这个东西帮村民卖农产品,比如树山三宝之一的杨梅。树山的杨梅有两种颜色,红色和白色,白色是苏州仅有的丝足白杨梅,而且这些都是古杨梅,我们就通过小年兽的形象开始卖杨梅。到了最近这个月份,我们又开始卖翠冠梨,通过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去宣传这件事,我们还免费为村民设计统一形象的摊位,无偿将小年兽的卡通形象给村民使用。

+原舍

      我们还可以将小年兽与原舍联姻,我们发现或许有这样一个可能,亲子产品或者是民宿的亲子版块可以通过我们这样的形式呈现。一种可以是捆绑销售,一种是推动系列亲子活动,比如说科技亲子,可以去小骚年咖啡看到这个年兽是怎样用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打出来之后大家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涂颜色。此外,我也在跟朱老师商量,是否可以做一个以年兽为主题的民宿,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年兽为主题的,里面充满了年兽形象的各式各样的东西。

+乡伴

      最后,是小年兽与乡伴之间的联姻及未来可以做的事情,第一个就是绿乐园,为了使得亲子版块有树山的样子,我们设计了一个6只蚂蚁遇到一个小伙伴的故事,这个小伙伴就是年兽和它的梨、杨梅……这就是小骚年版的绿乐园。与此同时,我们将“乡伴东方”的LOGO做了一个变异,我们觉得似乎通过我们这样一个过程和积累,我们可以做成“乡伴东方”下面的另一种可能,乡伴文创。乡伴文创将致力于乡村文创产品的开发,目前除了小骚年系列之外我们现在还有两个乡村主题的IP在酝酿过程中,包括瓦猫、大萝卜等,我们准备将其开发成一个有趣的形象。

      我们不能很准确地衡量这些东西对我们的乡村建设发展能产生多少具体的经济价值,但我们认为这是一种尝试,对树山来讲,我们现在也已经看到了一些非常良好的影响。

      当“小骚年”能够吸引更多的“少年”来到乡村,这或许是比做“年村长”更有价值的事情。很多媒体报道我们要做东方的熊本熊,然而这并不是我们要做的,我们本身是从乡建开始,最后也想回到乡村本身。所以我想如果通过我们所做的一些事情能够吸引来一些更多的人的关注,让他们知道树山有杨梅,树山有翠冠梨。我们所做的所有事情最后都是要回到我们的乡村,为政府,为树山,为村民,为农产品提供更好、更有趣的文创形象。

彭锐
苏州科技大学建筑城规学院城乡规划系副主任
城乡遗产保护研究与人才培养协同创新中心秘书长
乡村规划建设研究和人才培养协同创新中心秘书长


全国首个乡创产业私董会,是一种全新的乡村投资者与创业家学习模式。它将成为乡建群体的依托平台与支持背景,打造乡创产业的全新联盟模式。
乡创私董会将突破传统,集结由乡建不可或缺的五种力量,由政府、投资人、专业人士、创业者和原住民的代表组成,邀请特定领域的知名学者或专家参与。
乡创私董成员以“身份共鸣、非利益冲突、私密性”为基本原则。
* 乡创私董会每次一地,不定期的走访待开发的乡镇;
* 对接政府部门,结合当地的人文和产业资源;
* 探讨乡村发展战略、乡创行业模式和落地项目,同步链接资本和企业;
* 凭借不同圈层的价值连接和耦合,实现多样化维度的高端资源聚拢与整合;为各种类型的乡创项目轻松破解瓶颈,推动乡村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圈。


特别感谢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为乡伴创客大会及首届乡创私董会苏州树山活动的回顾及跟进报道!

亚太生态经济研究院是目前亚太地区唯一一家专注于生态经济领域和地域大数据的专业研究咨询机构,希望以“人的连接”取代传统组织化咨询顾问模式,共同构成一个基于互联网精神的跨界合作群体,通过对亚太地区丰富多样的生态经济形态研究,以可持续、可共存的经济发展观,致力于成为亚太地区最优秀的生态经济智库。同时通过丰富的案例和基地实践,多维度构建出以块数据为理论基础、以县域经济为单位的地域大数据模型,运用于政府决策,社会治理及企业发展。